除了"提高个税起征点",咱是不是还该聊点更基本的问题?

作者:识局2018.03.06 27974

文/洛水钟鸣

(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)

 

 

“提高个税起征点”这么大的事,本来轮不到我这种无名小卒瞎叽歪。但我发现,有些人在讨论这个事的时候,好像还有几个基本概念没搞清楚。

所以,我今天要干的,只是澄清几个基本概念。它们既不专业,也不高深,在此向误点进来的各位致以诚挚的歉意。

当然,我有没有“叽歪基本概念”的资格,也还成问题。没办法,我只好用“位卑未敢忘忧国”来安慰自己了。

下面说得不对的地方,请大家务必批评指正。

 

 

一、“起征点”是谁的“点”?

“个税起征点”这个词在语法上讲,是有问题的。因为它的字面意思是“开始征收个人所得税的点”。

比方说,现在的个税起征点是 3500 块,而你每月的工资是 3501 块,你就得交税。

但需要注意的是,你要交的税并不是 3501 × 3% = 105.03 元,而是(3501-3500)× 3% = 0.03 元(“速算扣除数”比较复杂,跟本文关系也不大,所以就不提了)。那 3500 块是不用交税的。

从这个角度讲,这个点叫“免征点”可能更合适。不过这也就是个名字而已,无关紧要,既然大家习惯了叫“起征点”,我也没必要改。

事实上,真正比较重要、又比较容易混淆的概念,反倒是“ 3500 块”——它真的是“个税起征点”吗?

这就要从什么是“个人所得”说起了。其实,这个概念涵盖的范围远比我们想象得广。

 

 

最常见的“个人所得”当然是“工资、薪金所得”。笼统地说,你在你工作单位领到的绝大部分钱,都属于这种“所得”。

但这并不是唯一一种。除它之外,“个体工商户生产、经营所得”、“对企事业单位的承包经营、承租经营所得”、“劳务报酬所得”、“利息、股息、红利所得”等等,也都属于“个人所得”。

这些加起来一共就有 10 大类。另外,财政部和国税总局还规定了一些“其他所得”。

而我们所谓的 3500 块,只是“工资、薪金所得”的起征点。常说的“ 7 级超额累进税率”,也只是这一个项目的税率。

至于其他项目,不一定都是这样。比如“劳务报酬所得”,它起征点就是 800 块,报酬超过 800 不够 4000 的,按 20% 的税率交税。

也就是说,如果你给公司打工,公司发给你 3500 块工资,你一分钱的税都不用交;但如果你兼职帮人做文稿翻译,人家给你 3500 块酬劳,你要交 540 块钱的税。

这好像不太合理。不过这事搁在从前,根本不叫事儿。

 

 

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,绝大部分国民都是“单位人”,大家除了挣工资就是挣奖金,不存在什么兼职的问题。

何况那时候国家也不鼓励你做兼职——自己单位的活都干不好,还想着去给别人干活?!

现在可不一样了。这年头,别说业余时间做兼职的人越来越多,“专业做兼职”的自由职业者也不少。

而且国家也逐渐认识到,做兼职的人和自由职业者越多,越说明国民拥有了可以自己支配的时间,这意味着社会的活力增强了,创造力得到了更充分的释放,是好事。

可是,这部分人跟 14 亿这个庞大的基数比起来,可能还不够多,所以每次调整个税起征点,总没“劳务报酬所得”什么事。

想当年,“工资、薪金所得”的起征点也曾经是 800 块。现在它变成了 3500 块,很快可能要变成 7000 块,而“劳务报酬所得”的起征点还是 800 块。

不知道这个什么时候也能改一改。说实在的,就算它的起征点一直维持在 800 块,又能增加多少税收呢?毕竟个税本身就不是什么“大税种”。

前几年有统计数据显示,全国所有的个税加起来,也就占到税收总额的 7% 左右。

不过话又说回来,别看个税占税收总额的比例不高,但制造新闻、吸引眼球的能量可不小。这是为啥呢?

 

 

二、你为啥那么在意个税?

 

大家之所以对个税(尤其是面向“工资、薪金所得”征收的个税)调整非常敏感,主要原因有两个。

第一个原因是,个税是“直接税”。也就是说,每当你拿到工资条的时候,它都清清楚楚地写在那里,想装看不见都不行。

这种时刻,往往是你作为“纳税人”的使命感爆棚的时刻。

但这毕竟只是一种感觉。实际上,你“纳”的税并不只有这点。

比方说,如果你是某企业的员工,那么企业缴纳的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里,就有你的汗水。毕竟财富不会凭空增值,增值的部分是你用劳动创造出来的。

再比方说,你订外卖、买房子、给车加油,花的钱里面也都含了税。因为生产这些东西的企业会把税收作为“成本”,算到价格里去。

这些都是“间接税”。工资条上固然没有,发票上就是有估计你也不会仔细看,所以你不太容易感觉到它们的存在。

而且你很可能也不想感觉到它们的存在。我在北京听过一个段子:十多年前,某新华书店不知是闲得蛋疼还是怎么,居然在购书发票上写上了增值税(那时还不流行机打发票)。结果读者不干了:我这是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啊!你怎么能收我的税呢?

后来书店学了乖,发票上只写总价,不体现增值税。这下读者高兴了,然而该收的税其实一分没少。

读书人都这样,不读书的可想而知。

很多专家学者经常感到奇怪:中国的个税在税收体系里只占很小的比例啊,为毛大家都盯着它呢?原因可能就在于,跟那些“含蓄”的税种比起来,它太“直接”了。

 

 

大家关注个税的第二个原因是,它是“工薪税”。

前面提到,“个人所得”其实不只包括工资,但也不知是怎么搞的,不靠工资过活的人经常能躲得开个税,反倒是那些挣死工资的人跑不了。

这就比较尴尬了。本来,征收个税是调整贫富差距的重要手段,对富人多收、对穷人少收,体现着公平的社会游戏规则。

可是,大家玩着玩着,忽然发现事实上并不是这样,交个税的主力军反而成了工薪阶层。

更有意思的是,全国统一的起征点让“穷地方”和“富地方”都不满意。

“穷地方”的工薪族说,我一个月才挣 4000 块,已经够可怜了,居然还要交个税,你这个起征点太低了!没法活了!

“富地方”的工薪族说,我确实一个月挣 20000 块,但光交房租就要花掉一半多!你的起征点那么低,我一下子要交那么多税,没法活了!

这么看来,提高个税起征点应该是个皆大欢喜的事儿。但恕我直言,事情未必这么简单。

 

 

三、税率到底是高了好还是低了好?

 

在地球上,大致有两种不同的“税收观”,一种叫“高税收、高福利”,另一种叫“低税收、低福利”。

一般来说,前一种更关注“公平”,后一种则更在意“效率”。

当然,它俩有两个共同的前提:

第一,甭管税率是高是低,总之应该相对多收高收入群体(富人)的税、少收低收入群体(穷人)的税,也就是“劫富济贫”;

第二,甭管福利高还是低,总之收上来的税应该用在提供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上,也就是“用之于民”。

需要说明的是,这里的“税收”可不只包括“个人所得税”,我只是拿它做个引子。“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”也是广义概念,从修路架桥到国防外交,都算。

有人认为,如果税收政策偏离了这两个前提,就是“非正义”的。不过咱就不讨论这个了。

这里讨论的是:从这两个共同的前提出发,却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,而且都认为自己比对方更“正义”。

 

 

坚持“低税收、低福利”的人认为,收税太多,容易降低人们创造财富的积极性。特别是,如果你对富人课以重税,他们就会跑到别的地方,再也不鸟你。

比方说,我每年挣 100 万,但其中 50 万要用来交税。那我干吗留在这里做这个冤大头,何不跑到税率低的地方去挣更多的钱呢。

可是,如果所有创造财富能力强的人都抛弃了某个地方,这个地方也就收不到多少税了。它只能要么降低税率以吸引富人,要么限制富人自由流动,把他们强行“摁”在当地。

但问题是,就算富人真的被限制流动了,也不一定管用。你不是不让我走吗?那我消极怠工总行吧!既然我创造越多、给你的就越多,我少创造一点不就完了。

这一派的人正是基于这种认识,提出了“减税是刺激经济增长的最佳途径”的说法。他们说,你把税减下来,让他挣的钱都归他自己,这样他就乐意创造更多的财富。

如此一来,社会的整体财富就增加了。

 

 

可是坚持“高税收、高福利”的人不这样认为。他们对呼吁减税的人说,你们真是 too young!财富这种事儿,谁跟你“整体”啊,就算富人创造出更多财富,他也不会分给穷人,穷人还是一样穷,有啥卵用?

所以他们的结论是:应该多向富人收一点税,然后把这些钱集中起来,为整个社会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。这样,穷人也有改变命运的机会。

举个简单例子:假设你每个月交 50 块钱的税,我每个月交 5000 块。政府拿咱俩交的税建了一间图书阅览室,大家都可以免费进去看书。

后来,个税起征点大幅提高、税率大幅降低,你不用再交税,我则只要交 2000 块就够了。你当然很高兴,因为省下了 50 块,我也很高兴,因为我省下的可是 3000 块。

唯一不高兴的是图书阅览室。政府一下子少了 3050 块钱的税,但交通信号灯它还得维护啊,公共厕所它也得清理啊,想来想去,只能把阅览室关掉。

本来,咱俩的孩子都能去阅览室借书的。现在它关门了,咱俩只好给孩子买书。

你省下的 50 块钱,可能够买一本《三年高考两年模拟》,要想再买本《五年高考三年模拟》,就得倒贴钱。我倒无所谓,反正我省下了 3000 块。

最终的结果可能是,咱俩各花了 500 块给孩子买教辅书。于是综合来看,“减税”这件事让我节省了 2500 块,而你多支出了 450 块。

当然,你可以努力赚更多钱,赚得越多,低税收对你越有利。但你要知道,不可能所有人都成为富人。

 

 

对相对穷一些的人来说,低税收可能是有利的,也可能是不利的。

有利之处是,低税收带来的低福利会倒逼你拼命工作,让你不至于变得懒惰、不思进取。

不利之处是,低税收带来的低福利会倒逼你拼命工作,可能让你变得焦躁、破罐子破摔。

然而这话反过来说也一样:高福利倒是不至于让你变得焦躁,却有可能让你变得懒惰。

那到底咋办才好呢?

 

 

四、可能的建议

 

扯了半天,到底是“低税收、低福利”好,还是“高税收、高福利”好?

不好意思,我也不知道。知道我就不扯了。

我只能说,不同的阶层、不同的人群,对税收有不同的感觉。

唯一能确定的大概只有:“高税收、低福利”一定不好。至于剩下那两种哪个更好,不好说。

事实上,如何在“税收”和“福利”之间作出选择,是每个经济学家都必须回答、却没人能准确回答的问题。迄今为止,没有任何一种税收方案能让每个人都心悦诚服。

好在,我们虽然没办法回答这个大问题,却还是可以提几个技术性小建议的。

 

 

比如,“高收入”的标准是什么?

说句寒碜点的话,在青海,可能一个月挣 5000 块就算高收入,但在上海,一个月挣 10000 块也跟要饭的差不多。

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既然城乡之间、区域之间存在收入差距是事实,那么全国统一的起征点就未必合理。

因此,就算短时间内不能做到每个省自行确定起征点,是不是也可以先挑几个地方搞搞试点呢?这个似乎可以灵活一些。

又比如,对不同人群来说,税收负担也不一样。

这就好比咱俩都在北京工作,挣同样的工资,但你是老北京,在西城区有祖传的四合院,而我是外来户,只能上门头沟那边租房,那咱俩对税收的感觉肯定大不相同。

你会觉得不就交个三五百块钱的税吗,有啥了不起?而三五百块钱对我来说可能意味着一个月的水电费+交通费。

这个例子提醒我们,很多本该由社会福利解决(例如向无房者提供公租房,以降低房租支出)、却还没有解决的支出项目,是不是可以作为个税的扣免项?

这个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里也提到了。当然,这个事实际操作起来很难,一个搞不好,既有可能带来新的避税点,也有可能带来新的不公,但话说回来,如果因为难就不去做,还怎么体现优越性。

再比如,税率高低是一回事,最终能收上多少税又是另一回事。

税率太高肯定不合适,但更不合适的恐怕是,越是应该多交税的人,越有办法规避交税。

这个问题启示我们,“起征点公平”只是“税收公平”的一个方面,“执法公平”同样重要,甚至更重要。如果说“起征点公平”是源头上的公平,“执法公平”就是现实中的公平。

当然,这些恐怕不是我能操心的了。我只能在澄清几个基本概念之余,顺便表达一个普通公民的小期望。

期望我们交的每一分钱税,都花在它应该花的地方。

 

 

您可以同步在新华网、搜狐、今日头条、腾讯网、天天快报、和讯等11个知名平台查阅和识局微信同步推出的内容。

更多区域经济、园区经济、产业经济信息,尽在识局网!还在等什么,赶紧进入www.ishiju.com 吧!

     zhijujk | 识局    

 

我们是识局团队!

欢迎加入识局君的朋友圈——“识友会”。请先添加识局小秘书个人微信(pujianger),身份信息核实完毕后,小秘书会将符合条件的朋友请进识友会微信群。

 

读者投稿:content@ishiju.com

申请转载:fanww@ishiju.com

广告合作:contact@ishiju.com

招商与园区运营合作:daimh@ishiju.com

人才应聘: hr@ishiju.com


业务联系电话: 021-68407696

 

还可以输入200个字

图形验证
键入显示在图片中的字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