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东真的意识到自己落后了吗?

作者:识局2018.02.28 31515

文/我丑我先撤

(识局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)

 

 

 

 

 

最近写山东的文章比较多,大家可能看得有点恶心,在此先跟各位道个歉。

 

 

 

 

前言

 

 

前几天,我的微信朋友圈被一篇名叫《山东终于意识到自己落后了》的文章刷爆了。

 

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山东人,我当然知道山东落后,可我很好奇大家咋突然就把关注点从“章丘铁锅”转移到“山东落后”上了呢?一看新闻才知道,原来春节后上班第一天,山东的主要领导同志在动员大会上发表了长篇讲话,痛切地指出:山东落后了。

 

于是,山东“终于意识到自己落后了”。

 

其实平心而论,山东在很多方面并不算“落后”——它的基础设施很鲜亮,GDP 数据更鲜亮,作为“孔孟之乡”,教育和文化事业也相当鲜亮。

 

当然,它有这样那样的问题。但哪个省又敢说自己完全没问题呢?别说山东,就是广东也并非尽善尽美。

 

何况山东老乡孔子说了,知耻近乎勇,整天唱“谁不说咱家乡好”的山东人居然愿意承认自己落后,不能不说是个很大的进步,真该好好表扬一下。

 

但问题是,山东真的意识到自己落后了吗?

 

如果只有领导意识到落后,而大多数山东人仍然自我感觉良好,那恐怕不能说“山东已经意识到自己落后”。

 

如果领导说落后,大家就一窝蜂地跟着说落后,而领导不说,则大家(包括我本人)都不说,哪怕知道也不说,那恐怕也不是真有“落后意识”。

 

我不敢断定以上两个“如果”是不是真的成立。我只能说:有些落后之处,可能还没被山东人普遍正视。

 

或者也可能,大家都知道这些问题存在,但认为“山东就是这样子”,“不好改”。

 

而我今天要说的,就是我认为山东人“不好改”的落后之处。

 

可能,我不大够资格说这些。但“曹刿论战”的故事毕竟就发生在山东。我虽然不像这位先贤那样觉得“肉食者鄙”,但作为一个“素食者”,我也想斗胆说几句自己对山东的粗浅看法。

 

需要声明的是:山东有上亿人口,什么样的人都有。所以,不管本文提到的现象多么普遍,都不可能代表所有山东人,还请各位不要对号入座。

 

 

 

 

另一种“排外”

 

 

跟那些以“排外”著称的地方比起来,山东人真不算排外。也许有些农村因为还处在“熟人社会”,所以对“外来户”有种天然的不信任,但这种情况并不严重。

 

相反,大多数山东人讲义气、爱面子、有礼貌,对“客人”的态度简直比对“自家人”还好。您要是不信,可以上省城济南的街头问问路,我保证当地人提供的服务比高德地图还周到,哪怕您只是问个门牌号,他也能把留神哪个井盖都告诉您。

 

问路都这样,接待外地友人的饭局就更不用说了——山东人也许不是最能喝酒的,但绝对是最能劝酒的,只要“有朋自远方来”,他们一定能把自己和朋友都整得“不亦乐乎”,特别是自己。

 

所谓“好客山东”,大抵如此。

 

当然,前几年的“青岛大虾”事件差点把“好客山东”的招牌给砸了,但那毕竟只是个例。事实上,绝大部分山东商贩都非常老实、本分,做生意童叟无欺,就算您操一口美国口音买东西,他也不坑您。

 

他说不定还能把零头给您抹掉呢。“大老远来趟俺山东,不容易,这几块钱不要了。”他很可能会这样说。

 

请注意,这不是夸山东人。我不能确定他们有没有宰客的意愿,只能确定他们没有宰客的脑子——我不否认有些山东人爱沾“公家”的小便宜,但对沾私人(特别是朋友)的小便宜,他们往往没什么兴趣。

 

总而言之,山东人的排外是相当不严重的。不过,硬要说他们“很排外”也不是不可以,只不过他们“排”的是另一种“外”——“体制外”。

 

我见过最极端的例子发生在一辆济南的公交车上。

 

那天车上人不多,包括我在内也就三四个人站着。车到了某个站,上来一位穿戴整齐的中年女士,两手各拎着一个装满蔬菜水果的大包。

 

那位女士看上去也就五十出头的样子,不过拎的东西好像很重,有些站不稳,于是距离我不远处的一位年轻人起身给她让了座。

 

女士似乎很感动,推让了好几次才坐下。坐下了也不闲着,而是跟年轻人攀谈起来。

 

一开始,两人的聊天基本属于问答模式,女士问一些诸如“小伙子是哪里人”、“今年多大”、“结婚了没有”之类的问题,年轻人作简短的回答。女士很热情,年轻人很礼貌。

 

后来,女士问到“在哪里工作”的问题,年轻人告诉她,自己在一家装修公司做室内设计。

 

女士的脸色立刻变了。“哎呀,小伙子,你这可不行啊。”她说,“你得找个正经工作。”

 

年轻人一愣,说我这是正经工作啊,公司每个月都按时给交五险一金。

 

“嗨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女士说,“我跟你说,你这种公司,说不定明天就关门了,太不稳定了。”

 

年轻人微笑道,这家公司关门了,就换另一家嘛,只要自己有技术,不会没公司要的。总不成所有公司都关门吧。

 

“我说小伙子,你怎么不开窍啊。”女士有点不高兴了,“阿姨是看你人不错,才提醒你的。你这公司就算不关门,你在里面混一辈子,又有什么前途?你听阿姨的,去考个事业编试试,实在考不上,上那些大国企也行。你这个不行,不是正道。”

 

年轻人听到这话,也有点沉不住气了,争辩说,我不偷不抢,一样光明正大赚钱,怎么就不是正道了呢?

 

女士看着年轻人,摇了摇头,又叹了口气,好像后者已经“朽木不可雕也”。“小伙子,阿姨是过来人,好心好意给你提醒,你不听拉倒。”她轻蔑地说,“但你要不听,早晚后悔。你这根本就不叫工作,谁都不会瞧得起你,你家里人也跟着你脸上没光。更不会有好女孩儿愿意跟你……”

 

我听到这里就下车了。我不知道年轻人如何回答,也没看见他的脸色。

 

但我忽然想到:人们都说山东民营经济弱,经济活力不强,是不是跟这位女士也有关系?

 

毕竟,构成“营商环境”的,可不止是政府。

 

说实话,我在济南待了这么多年,坐过成百上千次公交车,像这样的对话,也只见过一次。但这并不能说明它没有普遍性,因为持有这位女士这样观点的人,不在少数。

 

当然,这样的人不只山东有,全国哪里都有,估计外国也有。不过如果我说,山东人对“体制内”的迷恋尤其厉害些,想来不会有太多人有异议。

 

要知道,山东人的“官本位思想”可是举国闻名的,他们对“官文化”的刻骨崇拜和对“座次”、“排名”的极端在意,据说连很多“官”都受不了。

 

另外,“体制内”对山东人来说,还意味着“体面”和“踏实”。尤其上点年纪的人,一听某个年轻人是公务员,往往会把大拇指一竖:“好,有出息,不枉你父母辛苦一场。”

 

他们倒很可能是好意。在他们看来,孩子只有“立业”才算“长大”,而进入“体制内”是最好的“立业”。

 

说实在话,“爱面子”和“求稳定”都不能说是错的,这是个体的自由选择,他人无权评价。何况只要有本事、肯出力,不管在体制内还是外,一样可以活得精彩。

 

但问题是,当这种心态成为一个地方的主流氛围,至少可以说明这里的人普遍缺乏创造精神和冒险精神。他们似乎更习惯被别人安排和命令,而不是自己动脑和闯荡。

 

也就是说,“体制内”对很多人来说其实并不是“事业”,而是“舒适区”。

 

我很理解山东人在巨大生活压力和激烈市场竞争中作出的这种选择,这是明智的。然而,山东的缺乏活力也就可见一斑。

 

不过话说回来,要说山东人完全不爱动脑子、没活力,也不客观,至少在某些方面,他们是很爱动脑子、很有活力的。

 

比如“争排名”。

 

 

 

 

“迷之自豪感”

 

 

前几年我上百度贴吧的山东吧和各地市贴吧闲逛,发现里面一半以上的贴子是争论各地“谁更发达”的,而热贴则几乎全是。

 

最近再去,这种贴子似乎少了些,也不知是大家懒得再争还是吧务删得够快,不过还是经常能看到。

 

争得最火、争到双方线上互问羊驼线下约架的,大概有济南跟青岛、枣庄跟滕州、聊城跟临清等等。

 

参与争论的双方摆事实、讲道理、列数据、发图片,从石器时代扯到 2050 年远景规划,又从 GDP 增速扯到 PM2.5 浓度,再从三甲医院数量扯到菜市场规模,忙得不亦乐乎,就为了证明自己的家乡比对方的好。

 

要是宜家去了济南没去青岛、青岛修了地铁济南没修,双方更要吹毛求疵、冷嘲热讽、争锋相对,不争出个第一第二不算完。

 

热爱自己家乡的心情,我很理解。但我不能理解的是,你们是没见过宜家,还是没坐过地铁?

 

再说,“捧自己”难道非要用“贬低别人”来表达?就算济南真比青岛发达却又如何,青岛就够发达吗?

 

真有这个力气和功夫,不如好好建设自己的家乡。如果将来济南的风头能盖过纽约,我也是佩服的。

 

可是,一说到“建设”,某些人似乎就没那么有精神了。他们的强项是拿已经实现的数据说事、或者用已经建成的高楼炫耀,至于“下一步的改进”,似乎跟他关系不大。

 

还是拿省城济南举个例子:上个月我又坐公交车,这次是跟朋友一起。

 

好久没坐过公交车的我们忽然发现,很多公交线路换了新车,这种车跟之前的最大区别是它们左右两侧都有门,而且左侧车门比右侧还多一个。

 

我猜这种车是为停靠道路中间的岛式车站设计的,因为只有那样才用得上左边的门。但问题是,济南只有少数几条BRT线路有这种车站,剩下的绝大部分线路都只能从车右侧上下,比如我们坐的那辆。

 

事实也证明了我的看法——那辆车左侧的三个门都被金属条封了起来,看样子是永远用不上了。

 

“你说他们用这种车干嘛呢?”朋友对我小声嘀咕道,“这样搞,座位少了好多,站的地方又没大多少,真浪费资源。”

 

“可能现在人家厂家只生产这种车了吧。”我随口胡乱猜道。

 

“拉倒吧,这不都是定制的吗。”朋友回答,“你别看就多了三扇门,它那开门的气动系统啥的,不少花钱呢。”

 

我觉得这话有理,于是下车后掏出手机,准备打 12345 热线。

 

“你干嘛?”朋友看见我的举动,大吃一惊。

 

“打市长热线啊,问问他们干嘛买这种车。”我说,“你不说这样浪费资源吗。”

 

“你有毛病啊!”朋友的音量瞬间提高了八度,“这关你屁事,真是闲得蛋疼!”

 

我说,反正这会儿咱还没走到地方,一边走路一边打电话又不耽误功夫。

 

可是朋友忽然站住,一脸嫌恶地看着我,似乎跟我一起走路是一种耻辱。

 

“我不明白,这到底跟你有啥关系?”他尽可能礼貌地问。

 

我说跟大家都有关系啊,你刚才不也坐车了吗?那些“浪费资源”“不少花钱”之类的话,还是你说的呢。

 

他更急了:“是我说的,但我也就说说而已,我打电话了吗?那么多人坐车,都打电话了吗?明明自己的事一大堆,还要管这些闲篇子,真是吃饱了撑的。”

 

你看,他也觉得有些现象不合理,或至少不理解,但最多就是私下说说,绝不公开质疑。

 

其实这个事,说不定公交公司另有深意,你不问,反而可能误会了人家。但我既然已经答应了朋友不做这件“蠢事”,也只好把疑问留在心里了。

 

朋友这样还算好的。他至少还能看到问题、承认问题,而有些人连这也做不到。

 

大前年,母亲去上海杭州玩了一趟,前年,我又掏钱请她去广州深圳逛了一圈。每次回来问她,这些城市比济南好吧?她总是一撇嘴:

 

“有什么好的!你看上海那些破房子,挤挤巴巴一点也不好看,西湖还不如大明湖漂亮,广州那个鬼天气,又潮又热,深圳那都什么玩意,乱哄哄的。”

 

我奇怪:陆家嘴、珠江新城、深南大道,你不是都去了吗?你什么都没看见?

 

“嗨,那些地方有啥了不起,什么深南大道,跟咱的经十路有啥区别?”母亲这样回答。答完还不忘教育几句:“我说你小子咋这么‘崇洋媚外’,老看着人家好?你别忘了,你是济南人,就是济南真不如人家,你也不能说!”

 

是的,济南不如人家,我不能说;但人家不如济南,她能说。

 

去年我们一起去威海,发现威海市区的很多公交车不到晚上九点就没了。

 

母亲自豪感油然而生:“啧啧,小地方就是小地方。你看咱济南,晚上十一点还有公交车呢,省会毕竟不一样。”

 

我提醒她,北京晚上十一点还有地铁,这不稀奇。

 

“你就知道看人家好!但你改变不了你是济南人这个事实!你眼睛老盯着外面,迟早要栽跟头!我警告你多少次了,这些事你不能说!”母亲的唾沫星子随海风飘来,喷了我一脸。

 

当然,像母亲和朋友这样的心态,不止山东有,哪里都有,而能够客观看待优劣、热心公共事务的山东人,也不少。可是,山东人驰誉天下的品质——“老实”,很大程度上就是从这种心态出发的。

 

“所谓长大就是知道那是什么,所谓成熟就是知道那是什么但不说”。从这个角度看,山东人很“成熟”。

 

相当多山东人是很以这种“成熟”沾沾自喜的。有些人甚至让自己的儿子到饭局上学着倒酒端菜、说吉祥话,美其名曰“学规矩”、“继承传统”,谁要提点批评意见,他一句“你还是太年轻”就给你堵回去了。

 

他其实不见得真心喜欢这样的文化。但他认为“这就是我们山东”,任何指摘的言论和改变的尝试都是不成熟的表现。

 

那,山东人真的很成熟吗?

 

从某种程度上说,是的。作为儒家文化的发祥地,山东在诗书礼乐中浸润最久也最深,这让山东人在文化上显得十分早熟。

 

这当然是好事。儒家文化塑造了山东人彬彬有礼的风度和富贵不淫的品格,所谓“君子”、“丈夫”,用来形容山东人至为贴切。

 

但事物总有两面性,比如很多人(包括山东人自己)认为山东的保守也是儒家文化造成的。“还不是让孔夫子教训成这样的”、“谁让山东是孔孟之乡呢”之类的话,我常常听到。

 

然而,恕我斗胆替孔孟二圣说一句:这锅我们不背。

 

 

 

 

山东没有继承孔孟

 

 

我听在某部门工作的同学说,那场动员大会开完第二天,他们单位就组织学习。

 

我问怎么学习,他回答,“就是把报纸上的报道念一遍。”

 

“你们不都知道了吗?干嘛再念一遍?”我问。

 

“那也得再念一遍,这是个态度。”同学回答,“你得赶紧落实。”

 

我说那也好,书读百遍其义自见,多念几遍有好处。

 

“念完还不算完。”同学说,“过几天我们单位还要再开会部署,领导要讲话。”

 

“领导讲话,但领导不写,让底下人写。这到底是领导讲还是底下人讲呐?”他顿了顿又说,“当然这都是惯例,我也忍了,可是这次还要求,讲话风格要跟上头一致,但每句话又必须有‘出处’,上头没讲过的话不能‘乱写’,这就很难办了。”

 

我说我理解你的难处,但你们领导也有难处。在自上而下的评价体系中,如果哪句话惹得上头不高兴,甚至有可能毁却半生前程,而底下人的反感,则没什么大碍。

 

当然,甭管怎么说,如果某个部门连内部讲话都这样,那么指望它在行动上贯彻动员大会的精神,恐怕不太现实。

 

“你少说那些大道理。我也去过江浙两广,人家跟我们同样的部门,就比我们放得开多了。”同学反驳道,“山东人就这样,被孔老二搞的,没救了。”

 

我一愣:这事怎么还跟孔子有关系?

 

“保守啊!中庸啊!”同学气岔岔地说,“山东人不都是让这中庸之道害的吗!整天就知道四平八稳,别的啥也不会。”

 

看着同学义愤填膺的样子,我忽然发现,生活在儒家思想发源地的山东人,对儒家思想竟也有这么深的误会。

 

事实上,中庸既不是平庸,也不是保守,更不是没态度。它也许含有“中立”的因素,但更多的,是指“刚刚好的德行”。

 

什么叫“刚刚好的德行”呢?就是既不能太差,也不能太好。

 

比如孔子的学生子贡做了好事不领赏金,本以为老师会表扬自己高尚,结果却被批了一顿:你这样做,实际上等于提高了“高尚”的门槛,别人看到效仿你太难,就会干脆放弃做好事。

 

而孔子的另一个学生子路既做了好事,也接受了馈赠,孔子就很高兴:这下子,人们看到做好事有利可图,就会有更多的人做好事了。

 

这就是“刚刚好的德行”。孔子其实没那么不近人情,更不会用太高的道德标准来要求普罗大众,同时,他这种思想可算不上保守。

 

孔子虽然看上去很“复古”,什么都要去尧舜禹汤那里“找依据”,但他经常说前人没说过的话、做前人没做过的事。

 

至于现在山东人的保守,恐怕不是跟他老人家学的。

 

除了“保守”,儒家还经常给人以“虚伪”和“迂腐”的印象,这种印象也传递到了山东人身上。

 

比如孟子那句“君子远庖厨”——你不是不忍心看到牛羊被宰杀的残忍场面吗?那你有本事别吃牛羊肉啊!你既明知道你吃的肉是动物身上的,又说不忍心看到动物被杀死,这不是虚伪是什么?

 

但反过来想想,我们普通人不都是这样的吗?

 

我们无法拒绝口腹之欲,却又不忍心看到残忍场景,这确实极虚伪,但也极真实。而孟子说,这样的人已经可以算是“君子”了。

 

“有恻隐之心”就可以做“君子”,几乎跟“立地成佛”差不多简单,难道还不够真诚(贴近现实)、不够灵活(门槛不高)吗。

 

然而我不能断定山东人继承了这些。他们继承更多的,似乎是后世的程朱理学和《弟子规》那一套,以及一部分“水浒文化”。

 

这些东西,似乎可以算是“变异”了的儒家文化。

 

它们跟孔孟的学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但由于自身水平所限,或者为了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,经常断章取义,把孔孟针对某个具体问题发表的言论当成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。

 

而且,他们只允许自己解释儒家经典,不允许别人解释。你要说几句跟他们不一样的观点,他们就骂你“异端”。

 

这就把儒家经义神圣化、教条化了。而山东人恰恰受这些东西影响很深,再加上受后来一些运动的影响也很深,于是就出现了目前这种对儒家文化的奇怪情感——本来不是儒家精神的,被当成儒家精神奉行;本来不该怪儒家的,又怪上了儒家。

 

像什么“以顺为孝”、“虚情虚礼”、“繁文缛节”之类,都是这种情况,它们跟孔孟本身的关系不大。

 

还有前面提到的山东人对“次序”和“长幼尊卑”的痴迷,也不能怪到孔孟头上。儒家确实重视“礼”、强调秩序,但他们说得更多的是“尊敬”而不是“服从”,这是两码事。

 

所谓“君圣臣贤”、“父慈子孝”,意思是君应先圣臣才该贤,父要先慈子才能孝,这都是有前提的。

 

何况孟子还说过“民为贵,社稷次之,君为轻”,荀子也说过“入孝出悌,人之小行也。从道不从君,从义不从父,人之大行也”,这些才是儒家大道。

 

要知道,“礼”只是手段,是为“道”服务的。

 

当然,儒家文化自有它的局限性。可是,如果我们只继承了它的皮毛,却遗忘了它的精髓,那是没资格把我们的问题算在它头上的。

 

也许,在那一场场盛大恢弘的祭孔仪式背后,山东人该在“回归儒家精神本真”上多花点心思了。儒家不能只成为山东的一个符号、一个图腾,更不能成为一个背锅侠。

 

否则,我都要开始担心儒家文化会被山东连累得一起“落后”了。

 

 

 

 

结语

 

 

啰里啰嗦说了这么多,总觉得还有很多话没说清楚,然而那是我的水平问题,没办法,只能请大家多包涵了。

 

其实我很明白:无论我说山东多么不好,我永远是一个山东人,无论我走到哪里,我永远怀念我的家乡。

 

那一股趵突凛冽,那一抹海岱青蓝,那一片礼乐詹雅,那一路华章璨然,将永远出现在我的梦中。

 

衷心祝愿我的家乡明天更美好。

 

• 点击查看山东系列文章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

  1. 山东意识到自己落后了,还有这些省份也可能像山东这样自省!!!

  2. 在山东,“妇女”真的“不上桌”?

  3. 春节、山东、酒故事

 

您可以同步在新华网、搜狐、今日头条、腾讯网、天天快报、和讯等11个知名平台查阅和识局微信同步推出的内容。

 

更多区域经济、园区经济、产业经济信息,尽在识局网!还在等什么,赶紧进入www.ishiju.com 吧!

     zhijujk | 识局    

 

我们是识局团队!

 

欢迎加入识局君的朋友圈——“识友会”。请先添加识局小秘书个人微信(pujianger),身份信息核实完毕后,小秘书会将符合条件的朋友请进识友会微信群。

 

读者投稿:content@ishiju.com

申请转载:fanww@ishiju.com

广告合作:contact@ishiju.com

招商与园区运营合作:daimh@ishiju.com

人才应聘: hr@ishiju.com


业务联系电话: 021-68407696

 

 

还可以输入200个字

图形验证
键入显示在图片中的字符